诚信的文化资源

    诚信作为品德修养和行为规范,是传统道德的支柱。因此,我们在推进社会诚信的风尚时,可以从传统道德的思想宝库中获得许多精彩的文化资源。

    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儒道墨法多元并存,它们对社会的治乱盛衰,对人生的穷达荣辱,都有不同的观点和态度。但是,凡涉及做人处世时,则众口一词,崇尚律己爱人的高风亮节。诚信,是诸子百家共举的道德标准。

    《礼记》把“诚”看做是天地人伦内在的规律:“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信与天地人伦同在,永恒不变。诚是本质,信是诚的表现。所以唐代张弧在《素履子·履信》中阐述道:“天失信,三光不明;地失信,四时不成;人失信,五德不行。”诚信是高于一切、支配一切的大道理。

    一部《论语》,“信”字出现了38次,可见儒家对诚信的推崇。试举两例:“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孔子的理想是什么呢?除了老人能安享晚年、孩子能得到爱抚以外,人和人之间确保诚信,是孔子的追求,是社会的理想境界。“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而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者何先?’子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者何先?’子曰:‘去食。自古人皆死,民无信不立。’”儒家主张“为政以德”,诚信作为立国的根本,作为施政的贤人作风,比“足兵”、“足食”更为重要。所以,《荀子》说:“君子养心莫善于诚。”诚信,是一切美德的心理基础。

    《老子》在哲理思辨中,表达了对诚信的崇扬。老子说:“轻诺必寡信。”这恰恰表明老子推崇“信”的神圣和庄严,不容轻慢亵渎。老子又说:“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他要以自己不移的诚信,推动“不信者”守信。老子主张柔慈谦退的处世态度,也正是主张以诚信之心待人。《墨子》则说得更加明快:“行不信者,名必耗。”不按诺言行事的,名声必然败落。“言不信者,行不果。”说话不算数的,行动不可能有成功的结局。

    法家把诚信作为实践的准则,有诺言,必践约。相传商鞅曾张榜悬赏:有人能把一根木头从南门搬至北门者,赏50金。且认真履行诺言,以此建立诚信。所以,王安石赞颂道:“自古驱民在信诚,一言为重百金轻。今人未可非商鞅,商鞅能令政必行。”法家把诚信作为道德实践,推及每一个领域,甚至作为百工商贸的信条,《吕氏春秋》云:“百工不信,则器械苦伪,丹漆染色不贞。”制作假货乃至油漆的色彩不纯,都是由于诚信缺失的缘故。

    摭拾儒道墨法诸家有关道德的言论,百虑同途,都是在劝导做人处世要以诚信为本。这些良言箴规,将给我们有益的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