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体系 离我们有多远

 央视国际 (20060111 20:25)

    主持人:在美国流行这样一句话:一个销售如果没有得到最后付款的话,那么这不是一个真正销售的结束,而只能算是一个礼物。据一家调查机构的统计,目前在我国,像这样的礼物在实际上的销售中普遍存在,另外,在美国从销售到最后付款大约平均需要7天,而在我国平均账款拖欠时间已经超过90天,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如此悬殊的数字差距?

    来自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显示,全国因为信用缺失对企业造成的损失达到5855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去年全国财政收入的36.8%,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研究中心的研究指出:目前我国合同交易履约率仅60%。去年商务部外经贸企业协会的一项调查表明:68%的企业因为信用问题曾遭受损失。其中,比例最大的是拖欠款行为(76%),其次是违约行为(63%)。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万季飞:“我们国家发展市场经济刚刚开始,所以在这个信用和风险这个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现在在经济社会中出现了不少问题。比如说制假、售假、商业诈骗、还有坑蒙拐骗、逃税漏税等等一系列的违法、欺诈的一些行为。”

    对此,全国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办公室副秘书长姚广海谈了自己的看法。 全国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办公室副秘书长姚广海:“我认为是这样,就是还有这个还款意愿,但是他丧失了这个能力,然后造成了这种失信,跟那个故意拖欠也不一样。那么丧失能力可能是因为比如政策调整,人民币升值,有些企业它可能就过不下去,要有一段时间才能调,那么这段时间它可能就丧失了还贷能力。”

    姚广海进一步分析说,中国对信用的理解比较宽泛,是否依法纳税、是否侵犯了他人专利、是否拖欠工人工资等都包含在内,而这些在美国跟信用是没有关系的。因此,专门为信用体系立法有一定难度。

    全国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办公室副秘书长姚广海:“一个企业要生产合格产品,这在高度发达的市场经济条件下,这是不成问题的。但在我们这儿,还是有一部分人,一部分企业,它要制售假冒伪劣商品。这对西方人来说,他不认为这是一个信用问题,你就犯法了,他也不是说它没有,但他不把它当成信用来理解,但是我们会。”

    中国信用体系目前还比较脆弱,根本原因之一是缺乏法律支持,因此出现了“逆调节”现象:守信的企业受欺骗蒙受经济损失难以得到赔偿,而一些失信的企业却屡占便宜。这种现象与建设法制社会、诚信社会是不相符的。

    全国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办公室副秘书长姚广海:“在西方,他所讲的就是说我怎么能知道你能不能按时还我,它涉及了很多监控的手段,很多模型,所围绕的都是这个交易对象,他是不是能够按时还款。但在我们中国,我们所要解决的问题要比这要复杂得多。我们既不是自然经济,当然永远不是自然经济,也不是计划经济,其实也还不是很完善的市场经济。在这种转型的过程当中,由于方方面面这样的因素制约,使我们所面临的这种规范,交易秩序的任务,要比他们要复杂得多。”

    不过,在国家性法律暂时缺失的情况下,地方性法规纷纷出台,如江苏省的《公共信息归集和使用的暂行办法》、上海市的《个人信用信息管理的试行办法》等等。这些法规从不同程度上惩戒了失信行为,规范了市场经济秩序。

    中国市场学会信用工作委员会主任赵凤梧:“从金融管理来看,中国人民银行牵头的,企业个人、信贷、信息登记,这个咨询系统已经开通。从行政管理来看,国家工商局牵头搞的,汇集全国五百多万企业的信用分类,监管的体系已经建立起来。从司法这个管理层面来看,最高人民法院正在建立行政执法案件查询系统。最高人民检察院即将建成全国贪污受贿这个案件的档案系统。以上我所的这些,充分说明中国的政府,这个层面来看,政府监管信息,共享机制的建立在加快步伐。”

    主持人:“十五”期间,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居民消费结构的明显升级使中国信用交易的规模不断扩大。信息库和信用档案的建设也在逐步推进。种种信用工具的建立和使用,表明中国正在朝“信用中国”的目标努力前进。但目前中国与欧美发达国家在信用体系上的差距还相当大。

    一组数据也许可以说明问题:中国信用体系建设开展了10年左右,欧美发达国家的信用体系建设大多超过100年。

    美国金融信用和国际商业协会总裁嘉理逊:“因为美国的发展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了,它有非常好的信用文化,不管是社会还是企业本身或者个人,另外就是管理者,相对来说个人教育水准都是比较高。还有美国的金融体制,特别是商业银行,相对来说比较完善。所以制造了一个非常透明的一个信用环境。那么作为中国来讲,刚才讲的不管是政府的支持,商业银行的改革,信息的透明化,都在逐步得到改善。”

    目前美国大约有2万个全国性信用协会,中国只有100多家;美国企业的赊销比例高达90%以上,中国企业不到20%。近年来,中国信用管理体系建设逐渐步入正轨,诚信理念日益深入人心。日前,在上海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国际信用和风险管理大会”上,中国目前的信用体系建设达到怎样的程度、如何打造“信用中国”,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要缩小和发达国家在信用上的差距,作为会议的主办方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万季飞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实际上应该是一个信用制度的一个建立。应该看到我们诚信守法才能够促进我们经济的发展。诚信守法,我们企业才能够获得利益。如果不诚信,不守法,将对社会的经济秩序,以及社会的发展都要起着一个破坏的作用。当然对他的企业也是一种破坏作用。”

    除此之外,万季飞说,还应该建立信用风险管理的一系列的制度建设。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万季飞:“还有一个惩罚。当然对于有诚信的,也应该给予奖励。所以要建立这样的一种制度,一种机制,形成一个我们国家的信用建设的这么一个体系。”

    专家分析说信用体系建设比较复杂,既要符合国情,又要符合国际惯例,同时要有一定的前瞻性。信用体系建设绝非一夕之功,需要方方面的配合。

    全国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办公室副秘书长姚广海:“比如在付款上,对质量的控制方面,它可能都会有这样一个部门来帮助把关。还有一个方面,就是信用风险的防范。这个你要独善其身不行,因为你企业总是要跟人家打交道的,你要进行交换的,要有交易活动,投资活动等等。你要销售,你要采购。那么这个过程当中,对企业可能更现实的或者难度更大,是信用风险的防范。那么这信用风险的防范,就是要了解交易对象的这个信用情况。”

    中国市场学会信用工作委员会主任赵凤梧:“信用体系要建立在高科技基础之上。各级各类的数据库应该可以互联互通的。那么如果要是实现这么一个目的,标准化就成了大问题。没有统一的标准,各自为政,这个效率怎么能够体现。在国家标准委的主持之下,2005年信用标准体系框架的初稿已经出来。”

    一项针对中国境内企业的调查显示:目前已经建立完善信用风险管理制度的企业仅占11.2%,而这11.2%中,又有93.4%是大型跨国公司在华机构、外商投资企业、部分大型外经贸企业集团。

    主持人:在刚刚过去的2005年,虽然我国出口增长相当迅猛,但是我国企业在对外贸易中坏账率却很高,达到5%-10%的水平。而这一比例比发达国家高出510倍,风险究竟离我们有多远?中外专家将为企业怎样做才能规避风险出招?

    19792003年,我国进出口贸易额增长了40多倍,年递增率为16%2004年更是劲增30%,成为继美国、德国之后的世界第三大贸易大国。2004年全年进出口贸易额历史性地突破1万亿美元大关,这确实是可以圈点的一个数字,但商务部研究院信用管理部发布数据显示:中国企业被拖欠的海外欠款大概有1000亿美元,而且每年还会新增150亿美元左右。对此,业内人士普遍表示,1000亿美元还只是个保守估算。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万季飞:“信用在国际贸易中是非常重要的。这个诚信守法才能够获得效益。如果采取欺诈,甚至采取这种制造假冒伪劣这样的做法,不但把我们经济秩序毁了,而且也把企业毁了。”

    据业内人士介绍,尽管信用问题在国内市场相对明显,但中国企业的对外支付信用度还是较高,甚至超过世界平均水平。这主要是由于中国企业为争取海外订单等因素造成的。业内人士指出,中国企业普遍缺乏全面的信用管理体系,是造成了海外欠款高发的一个普遍原因。事实表明,中国企业大多采用低价竞争来扩大市场份额,一般把签订单视为经营成功的标志,而忽视了对进口方资信的深入调查。来听听专家的建议:

   全国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办公室副秘书长姚广海:“比如设立信用管理机构,对信用风险进行控制。再一个就是信用服务机构和整个信用调查技术这个发展,我们引进了很多调查方法,评价、组织管理的方法。”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万季飞:“ 我们通过商会和商会之间的合作和交流,来发展我们国家自身的信用风险管理的体系。再有一个,就是我们和商会之间可以搭建一个平台,供我们信用风险管理这方面的一些专家,人士和企业来进行交流。相互之间交流经验,互相促进,起着这么一个作用。”

    另一方面,企业之间的信用信息,则要更多地依靠信息服务机构发挥作用。在信息服务行业并不健全的情况下,政府可以有选择地帮助信息服务机构尽可能多地获得信用信息,这有利于加快整个信用体系的建设。

    美国阿麦格公司首席执行官大卫。黑勒:“应该严肃地来面对,来通过培训,通过信息,通过对海外买家的了解,真正地使自己所付出的勤奋努力得到真正的回报。所以说知识,信息,培训,管理品质上的成长,这些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美国金融信用和国际商业协会总裁嘉理逊:“对于所有出口商的建议是一样的,就是企业要建立企业的管理文化,要有自己的策略,要有充分地拿到信息的资源,作为国家来讲,要有相应的法律体制,来保障,来促进,那么对于一般的企业出口商来讲,他首先做到了解这个市场,要有地方拿到信息,知道所有的管理资源在哪里,那么有了这些以后呢,可以帮助自己的企业设立自己的战略、战术,来达到他的目标。”

    美国阿麦格公司首席执行官大卫.黑勒:“我们可以帮助中国企业,帮助中国的出口商,因为在国外碰到任何问题,包括国外买家的欺诈,国外买家拖欠啦,甚至有任何纠纷,那我们要从头到底来帮助中国企业来解决这些问题。”

    主持人:因为信用管理事业的发展,需要有信用管理专业技术的推动,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到现在,已经在十万人以上。业内人士分析预测再过几年之后,这个行业的专业技术人员在五十万上下,可能还会更多,专业人员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社会信用活动的活跃,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信用风险管理需求国和最大的信用产品生产供给国。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明天我们同一时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