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荣八耻”是公民道德重要标杆

 《中国教育报》2006328日第1

夏学銮(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八荣八耻”,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中国古代“礼义廉耻,国之四维”的继承和创新,是新时代的“国之八纪”,是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的指针,对于构建和谐社会和国家长治久安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古代“国之四维”也好,现代“国之八纪”也好,都是关乎世道人心的治国良谋。宋代欧阳修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当今社会风气存在的问题,皆因国之“四维八纪”不举之故。一些贪官心中没有祖国和人民,只有一己之贪欲和私利,置礼义廉耻和国家大义于不顾,无所不取,败坏纲纪,浸染世俗。因此,不懂礼义廉耻和国之纲纪是社会风气败坏的根本原因。

“八荣八耻”把“祖国、人民、科学、勤劳、团结、诚信、法纪、奋斗”作为当代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八项要务,具有鲜明的时代意义和操作价值,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具体化,是权力观、政绩观、荣辱观的度量指标,是反腐防变的自我教育和自我监控机制,是从源头上治理腐败的重要举措。我们应从自我做起,从小事做起,坚持“八荣八耻”的荣辱观,认真修身养性,为社会风气的根本好转和从源头上治理腐败而奋斗。

做人要从知耻开始

王殿卿连续12年主持全国教育科学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重点课题“大中小学中华美德教育实验研究”。先后在北京、山东等7个省市和20余所大学,对60余万名大、中、小学生进行了中华美德教育实验。他与他的团队,结合当今中国的国情和实验学校的实际情况,以“忠、孝、诚、信、礼、义、廉、耻”这八种道德为基础,建构了当代中华美德教育德目体系。殿卿(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名誉所长)

荣辱观是中华传统美德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对中华道德文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开发利用前人所创造的这种道德智慧,对当今建设社会主义荣辱观具有积极意义。

荣与辱,是个体道德修炼与发展的内在心理机制,是社会和谐的思想基础。一旦国民能够“自律”、“有耻”,就会自觉自愿地按照“格”——社会规范和法律,调整自己的行为,社会才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和谐与安定。历史一再证明,一个不辨荣辱、寡廉鲜耻的社会,就难有社会的和谐与进步。今天,提出以“八荣八耻”为中心内容的社会主义荣辱观教育与建设,正适应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发展的需要,它是当代治党治国思想新战略的重要内容。

荣与辱,是一种价值判断与导向。凡是利人、利民、利国的行为都属于“善”,凡是害人、害民、害国的行为均属于“恶”。“八荣八耻”指出了当今社会最需要倡导的八种“善”,也点出了对社会危害最大的八种“害”,它为当今进行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建设,明确了特定的具体内容,而“八荣”:热爱祖国、服务人民、崇尚科学、辛勤劳动、团结互助、诚实守信、遵纪守法、艰苦奋斗,就是当今中国人民需要建立和坚持的共同价值观。这种荣辱观教育与建设,一旦形成社会正气,就能够“化民成俗”,强化人们“积小善,成大德”的意识,从而为提升全社会道德水准开辟一片新时空。

对未成年人进行中华美德教育,不能忽视“耻”的教育。关键是要从学生道德生活与道德发展的实践中,确定“荣”与“辱”的内容。有的学校曾经用一年的时间在全校进行“知耻”教育,他们针对学生的道德状况,提出了“说脏话和骂人可耻,不讲卫生随地吐痰可耻,抄别人作业和考试作弊可耻,好逸恶劳浪费粮食可耻”等。越是贴近学生生活的教育,越是效果显著。

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道德观

石国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少年工作系副主任、副教授)

荣辱观是人们对荣誉和耻辱所持的根本观点和态度,它具有三个方面的基本内涵:一是反映人的道德价值;二是反映人的生存价值和社会价值;三是反映一种特殊的道德情感。同时,荣辱观也是一个历史概念,不同时代、不同社会会形成不同的荣辱观。胡锦涛总书记倡导的“八荣八耻”社会主义荣辱观,精辟地概括和阐明了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基本内容,对荣辱观的认识提高到了新水平。

其一,它高度凝练了中国传统美德、社会主义基本道德规范和时代精神,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道德观的最新概括,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其二,它抓住了构建和谐社会的根本,抓住了治理社会风气的要害,抓住了思想道德建设的关键,具有深刻的科学性。其三,它是社会主义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生动体现,既有对社会公德的要求,也有对个人私德的提倡,既有对不文明行为的摒弃要求,更有对文明行为的遵守要求,对开展公民道德建设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

当前,要把社会主义荣辱观教育纳入公民道德建设的内容和体系之中,统一在公民道德建设的全过程,通过言教、身教、奖惩和榜样教育等多种形式,引导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树立正确的荣辱观。同时,要引导人们坚持从具体事情做起,通过学习、立志、躬行和自省等环节,加强自身修养,并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总结人生的荣辱真谛,培养公民的社会主义荣辱观。

                         (中国教育报记者 刘好光 齐林泉 采访整理)